梅花冰

死鱼期...............
本命狂笑。
作者跑起点去了蟹蟹。

笑灰笑 循环反复

我忍不住笑了唉哈哈哈哈哈哈哈。

感謝 @正彦 使我受益良多,你的快递已达。

不行唉呦喂快笑死了,这次打多点tag。

来一句话吧。

{两个失败者在一起,像个疯子,像个傻瓜。一个偏执,一个狂笑,一个沉默,一个嘲讽,命运从未令他们相遇,但总会有一个遇见的契机。}

.......

  时间总是匆匆离去,像是一群生长在草原上的野马群落般向着未知的方向跑去。

  才怪。

  领主阖上书籍,偏头瞥了他一眼:“是你说要听故事的。”

  他咧开嘴角,无端的令人不舒适,眼底折射出的光就好似毒蛇盯着猎物考虑要在哪里下口似的,寒凉刺骨。

  “得了吧,那些故事烂到了极点,难道你的品味有那么差吗?”

  灰蝙蝠没有接话。

  他们一个坐在床上,一个坐在椅子上,隔着一道薄薄的透明屏障,就像是监管者与囚犯的关系,而焊接在手腕上那似环的手铐正在闪烁着腥红的光芒,令他不禁想起那些被摆在快餐店盘上的淋着热油与番茄酱的热狗堡。

  所以说,这才是另外一个真正地烂到极点的大笑话。

  狂笑没再试图去扯开那些代表着顶尖科技的银色小玩意儿,因为它们都被紧紧的箍在身上,除非他付出某些代价———

  那就是把他的双手砍掉。

  别说,狂笑之蝠还曾经真的想过这个方法,如果不是考虑到他并没有超再生的能力加上在失去双手的帮助下他绝对跑不出去,他早就这么做了许多。

  他无聊的快发霉,白色的床垫白色的墙壁地板,白色的睡袍白色的食物都让他快要将原本的疯转向无聊到发疯的方向赶去,好似他是司机,结果开到一半客人突然地大喊道:“我要拉屎!肚子好痛!请开到医院门口前谢谢!”

  这一切,一切的一切,都令他抓狂。

  狂笑甩了甩手,他一直都不喜欢待在同一个地方太久,除非必要,或者是当一切都在他的布局之下被安排的明明白白的情况下。

  他站了起来,结果又被一把拉下,他看了看手的主人,然后无趣的扭过头继续发呆,不知道什么时候这只蝙蝠坐到了他的旁边,而领主的手里还拿着刚刚的那本书。

  噢,可惜的是,现在是他是被‘自己’给反将了一军。

  灰蝙蝠没有戴上他那该死的、灰色的面具,但他的表情依然冷淡,活像个一直憋到现在的性冷淡一样,即使灰蝠坐在他旁边,也依旧保持着一小些无用的距离,而这距离也就是那种勉勉强强注意些就能不发生肢体擦撞的距离,毕竟床挺小的嘛,只要狂笑手臂一摊,往里一躺,就很有可能撞在领主身上。

  于是他做了。

  而灰蝠只是稀松平常的圈住他的手腕,就着针头往里一扎,不痛,但会给人一种血管塞住的感觉,沉闷的,血液流出的感觉并不好受,如果注意到的话还可以发现他的瞳孔失焦,墨绿周围还散着一圈并不显眼的淡淡蓝色。

  狂笑挣动了几下,发现挣不开来,也就只是懒洋洋地就着躺下。

  有时候力量不取决于体型,就跟狂笑之蝠看上去在怎么病态般形削如骨也不能改变他比更多的蝙蝠侠来得更加猛迅,小丑病毒改造的不只是他的思想脑细胞,以承伤能力换取伤害,逼的他不得不再次全面的更新自己的装备。

  他并不比那些蝙蝠侠来的差,而是更加的优秀,因为当底线不在的同时,他有无数的法子做出更多的事,当诞生自经历过许多事情的蝙蝠侠身上时,那些经验都是他手里谋胜的筹码。

  然而目前很遗憾的是,他翻车了,有个正义的自己追在屁股后面就是这点不好,换个世界灰蝙蝠有那技术可以追过来,而追过来之后还能够把他的布局给搅个七八烂,再然后,就被关起来了。

  翻车了,车祸了,好惨好惨。

  正物质正在侵蚀他的身体,他的灵魂,等待着,虎视眈眈地,消磨他的体质,他的力量......

  讨厌的东西。

  无聊又迫使他坐了起来,灰蝙蝠扎完针之后就一直坐在旁边翻书看着,丝毫没有理狂笑的打算。

  他打算自力更生。

  他一把扯过了书籍,惹得灰蝙蝠瞪了他一眼。

  “我记得你并不喜欢故事书。”灰蝙蝠斯条慢理地说,但并没有试图去抢回被扯走的书籍,任由它掉在地上,染上尘灰。

  

  ———抱歉,这里好像没有灰尘。

  “我是不喜欢。”他咧嘴而笑:“但我现在无聊到极点,总得让我做些什么。”

  “睡觉。”灰蝠说,把他给拉了回来,扯回被褥上,他们现在的力量差距就好比隔壁漫威的斯塔克与浩克一样,狂笑之蝠只要一直被关在这儿迟早会被削弱的连一般成年男性都不如。

  “如果累的话就睡觉。”灰蝙蝠无视了他不安份的挣扎,捡回那本书后又继续翻页着看:“需要我跟你说你成功逃跑了多少次吗?上个月你说想出去呼吸点新鲜空气,结果最后炸掉了星城,还差点感染了那个世界里的康丁斯坦.......”

  “噢——拜托,那次只是个小小的意外,而且康丁斯坦不是还没变成小丑吗?”他接近了灰蝙蝠,笑嘻嘻地道,没有半些反省。

  灰蝙蝠接着说:“上上个月你敲开了送饭机器人想要组成一个稳定的传送通道——”

  “停了停了。”狂笑不耐的说,但没有试图从床上起来,但又不想躺着,所以干脆的直接靠在灰蝠身上,半眯着眼打着盹儿。

  灰蝙蝠果真停下了,一动不动的像个泥塑,给稍微移动下位置换着地方靠下之后,就跟着闭上了眼。

  明亮的灯黯淡了下来。

  ......

  ...

  三年了。

  这或许只是个梦?

  当狂笑之蝠踏过又一堆如山的尸体时想到,但随即又中断了思考,他像个真正的登山客一样悠哉地晃荡,大笑,背后跟着一群忠心耿耿的野兽,手里的链子晃着晃着,发出喀喀声,他走过了很多地方,所过之处满山遍野的哀嚎与狂笑。

  有天,在某个宇宙,在某个曾经白色政权治下的宇宙里,他路过了韦恩庄园,踏上了韦恩墓地,看到了一盏亮晶晶的墓碑。

  ‘背叛者蝙蝠侠长眠于此’

  他终于忍不住大笑了起来,当腥红月光再次降临于此地之后,摇摇晃晃的走着走着,遍野死寂,直到尽头,狂笑之蝠靠在了王座上,闭上眼,沉睡,遗忘,忆起,轮回。

        

   

  

灰蝙/狂笑之蝠 无差 五十字汇挑战(未完,待续

1°拖累
  
  灰蝙已经搞不清楚他与超人究竟是因何而走上歧途
  
  他是帮凶,一个世界的刽子手
  
  闪电侠只是个导火线,灰蝙捂住自己的脸,即使隔着厚厚一层监狱的距离,超人脸上神情仍旧清晰的倒映在瞳孔上
  
  他已经不知道对于人类而言,他们究竟算不算得上拖累
  
  2。意外
  
  人生有许多令人措手不及的意外
  
  有些小到忽略不计,而有些则仿佛是命运的玩笑般就这么毁了你的一切
  
  狂笑之蝠充满血腥与浓稠恶意的微笑永远倒映在灰雾般的玻璃上,永远定格于这个时刻
  
  3。傲慢
  
  "你看~"狂笑之蝠心情颇好的说道"人类永远不知道傲慢是控制他们本身的最好媒介。"
  
  一张鬼牌猛地从他指尖射出,卡在一张写着一句话的白纸上
  
  【Prite is a origin sin of a manking】
  
  "停止你的控制欲望,狂笑之蝠。"
  灰蝙硬梆梆的回答
  
  他并不想去伤害任何人,灰蝙最初的本意并非如此
  
  4。接。吻
  
  情人的亲吻是充满甜蜜与仿佛全身浸透蜜糖般的幸福感
  
  而他们之间永远是血腥与烟硝的斗争,彼此谁也不让谁
  
  就像是两只被迫舔拭彼此伤口的野兽
  
  所以他们不是伴侣,不,他们是敌人
  
  5。
  
  鬼牌,皇后,国王
  
  "来吧。"狂笑之福兴致盎然的把三张纸牌排列整齐的平铺于白超眼前"用这三张牌,决定你的命运。"
  
  白超充血的目光狠瞪着狂笑之蝠
  
  "如果。"他仍旧微笑着,只是将这微笑的弧度更深更远,仿佛深渊的无底洞"抽到皇后,小蝙蝠就让给你哦。"
  
  但狂笑之蝠将手握着氪石匕首的手放在背后
  
  灰蝙仿佛缄默者雕像一般,一动不动的站在原地,漠然旁观
  
  6。陪伴
  
  灰蝙的陪伴并非是无意义的
  
  "阻止狂笑蝙把一个宇宙变成地狱是我的职责。"灰蝙说道,不带感情的瞳孔扫过瘦长身影
  
  一旁狂笑之蝠只是笑了笑
  
  不知道是谁禁锢了谁
  
  7。编剧
  
  如何让一出戏剧变成好的悲剧?
  
  很简单,让人气角色死亡
  
  "对不对?"
  
  笑蝙用生锈的铁片在导演脸上划出一个美好的弧度,鲜血是他的装饰,瞳孔中名为恐惧的情绪是给他最好的馈赠
  
  真美
  
  "感谢您的倾情演出。"
  
  他优雅的道谢
  
  8。救赎
  
  恶意浓稠到遮蔽住了他的双眼,让笑蝙无法分辨究竟是现实还是幻觉,虚实交错让他无法喘息
  
  笑蝙触目所及只见一望无际的狰狞肉块与漆黑浓稠的恶意
  
  害怕
  
  不知道是谁重复了这句话
  
  于是他眼中出现了唯一与红色有着明显差别明亮灰色
  
  9。目光
  
  他們本該独自一人在黑暗中前行的,光明不过是他们的过客,一个生于黑暗中的人不可接触到的证明
  
  太阳过于耀眼
  
  狂笑之蝠永远都在笑着,从他堕入深渊起,像是一个永远定格在那一个表情的布偶娃娃,既完整又支离破碎
  
  灰蝙一生都在黑暗中,同样如此,他永远冷静旁观,一边望着曾经属于他的太阳逐渐变质,最终
  
  他也堕入了比黑暗更为恐怖的深渊,这是作为一个人类叛徒的惩罚,而灰蝙坦然接受
  
  于是,在那一刻起
  
  两个在黑暗中的野兽目光相交
  
  10。疯狂
  
  一个人的疯狂需要多久?
  
  很简单,足够悲惨的一天,再辅佐加一点点的催化剂
  
  于是他就疯狂了,曾经的黑影变质成真正的恶魔
  
  同样都是蝙蝠侠,一样都有钢铁般的内心,习惯承受伤痛的身体,为何总有几个例外?
  
  来自于命运的嘲弄
  
  所以他们反抗的不是人,而是命运
  
  11。酒
  
  炽烈的酒精顺着喉咙下滑,灼热逐渐燃烧着他们的身体,苍白的脸上浮起薄红与细汗
  
  "你知道这意味着什么。"作布鲁西打扮的笑蝙意味深长的说道
  
  "你从来都不是布鲁斯。"灰蝙眼神依然不冷不热
  
  "失败品。"
  
  笑蝙趴在他的颈窝处,暧昧的吹气
  
  "至少我曾经是他。"他耸肩,瞇眼道,"但总有些笨蛋把我当成是布鲁西。"
  
  12。执着
  
  "为什么你对我那么执着?"
  
  "这个~"笑蝙拖长了语调,咬破自己的手腕用鲜血在自己脸上画出一个大大的笑脸
  
  "Because I'm a joker~"
  
  13。婚礼
  
  灰蝙还记得那时后凯瑟琳穿着一身黑色晚礼服的样子
  
  上了淡妆的面容显得明艳而端庄,他们一起笑得像是年轻的少年少女那样单纯幸福
  
  黑色席地的华服很好的衬托出猫女的身段,柔软的皮肤因而显得更加白皙
  
  她一步步向他走来,灰蝙仿佛听见神父的祷告词回响在耳边,然后______
  
  没有什么然后,因为巴里的死亡毁了一切
  
  现实把一切窜改的面目全非
  
  有时候,灰蝙想着
  
  要是能重来一次多好,这个念头转瞬即逝,如同流星一样又被抛下,他头也不回的走向深渊
  
  14。回忆
  
  "该死的杰克!那是我的小甜饼。"达米安面目狰狞的拔刀朝红头罩砍去,只见红头罩抓住刀身,利用身高优势抵住了达米安的额头
  
  "矮冬瓜,喝你的牛奶去吧。"红头罩毫不留情的嘲笑,吞下最后一口饼干后得意的挑眉
  
  "小翅膀,你最近重了4____唔!"一旁迪克话还没说完,被杰克眼急手快的捂住嘴巴,连身后的恶魔崽子都顾不得了
  
  "闭嘴!"
  
  _____回忆中断
  
  狂笑之蝠托腮望着正在生撕活人血肉的罗宾鸟们
  
  "乖孩子。"
  
  他语调轻柔的说道,一边用锁链甩向袭击过来的宠物
  
  15。出轨
  
  "Surprise!"笑蝙盯着不义超惊惧神情,被头盔罩住的灰绿色瞳孔兴奋的开始放大,他把已经插入不义超胸口的氪石矛搅了搅,成功得到了超人的痛苦的闷哼
  
  然后他看向一旁一动不动的傀儡
  
  "要跟我们走吗?"笑蝙用脚碾断超人一根肋骨,手伸向反抗军首领
  
  "我拒绝。"不义蝙扯下了身上的管子以便从椅子上站起身,他摇了摇头,神情复杂的看向笑蝙
  
  "小丑的话从来不可信。"
  
  然后笑蝙就被灰蝙拖走了(√
  
  16。在乎
  
  蝙蝠侠可以在乎任何人,却也可以在关乎世界存亡的片刻毫不迟疑的选择抛弃自己的在乎的人
  
  他公私分明,公私分明到了近乎冷血无情的地步
  
  所以最亲近的人都渐渐远离了蝙蝠侠,最后只剩兄长如父的老管家
  
  直到他加入了白超的阵营,唯一的家人也离他而去
  
  灰蝙终于明白了他犯下了一件大错
  
  他太过于在乎世界了,甚至为了世界,做出了许多以在乎为名伤害他人的错误举动
  
  可是太晚了
  
  错误就像是覆水难收一样,流了出去
  
  再也收不回来
  
  他现在唯一能够补偿的,就只有从神明手中抢回人类的未来
  
  17。牢笼
  
  小丑被困在牢笼里,徒劳的扒着冰冷的墙壁疯笑
  
  蝙蝠侠沉默的看着现在新生的主人格眼中的世界
  
  一片狼藉,面孔惨白的活人却像个尸体一样步履蹒跚的走着,像小丑一样发出破风箱的笑声
  
  与其说是人间,不如说那是个地狱
  
  笑蝙坐在以尸体堆砌的王座上缓慢的站了起来望向来者
  
  黑暗之神,巴巴托斯,传说中黑暗多元宇宙的主宰者
  
  他扬起微笑,准备脱离这个由他制作而成的牢笼
  
  狂笑蝙既不是侦探,也不是最佳的犯罪者
  
  他是个疯狂到不顾手段的谋生家

嘿......嘿嘿,嘿嘿嘿嘿嘿
http://www.jjwxc.net/onebook.php?novelid=3641787

偷偷放一个晋江连结,反正晋江不给开车,所以就没差XO问题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