梅花冰

死鱼期...............
本命狂笑。
作者跑起点去了蟹蟹。

笑灰笑 循环反复

我忍不住笑了唉哈哈哈哈哈哈哈。

感謝 @正彦 使我受益良多,你的快递已达。

不行唉呦喂快笑死了,这次打多点tag。

来一句话吧。

{两个失败者在一起,像个疯子,像个傻瓜。一个偏执,一个狂笑,一个沉默,一个嘲讽,命运从未令他们相遇,但总会有一个遇见的契机。}

.......

  时间总是匆匆离去,像是一群生长在草原上的野马群落般向着未知的方向跑去。

  才怪。

  领主阖上书籍,偏头瞥了他一眼:“是你说要听故事的。”

  他咧开嘴角,无端的令人不舒适,眼底折射出的光就好似毒蛇盯着猎物考虑要在哪里下口似的,寒凉刺骨。

  “得了吧,那些故事烂到了极点,难道你的品味有那么差吗?”

  灰蝙蝠没有接话。

  他们一个坐在床上,一个坐在椅子上,隔着一道薄薄的透明屏障,就像是监管者与囚犯的关系,而焊接在手腕上那似环的手铐正在闪烁着腥红的光芒,令他不禁想起那些被摆在快餐店盘上的淋着热油与番茄酱的热狗堡。

  所以说,这才是另外一个真正地烂到极点的大笑话。

  狂笑没再试图去扯开那些代表着顶尖科技的银色小玩意儿,因为它们都被紧紧的箍在身上,除非他付出某些代价———

  那就是把他的双手砍掉。

  别说,狂笑之蝠还曾经真的想过这个方法,如果不是考虑到他并没有超再生的能力加上在失去双手的帮助下他绝对跑不出去,他早就这么做了许多。

  他无聊的快发霉,白色的床垫白色的墙壁地板,白色的睡袍白色的食物都让他快要将原本的疯转向无聊到发疯的方向赶去,好似他是司机,结果开到一半客人突然地大喊道:“我要拉屎!肚子好痛!请开到医院门口前谢谢!”

  这一切,一切的一切,都令他抓狂。

  狂笑甩了甩手,他一直都不喜欢待在同一个地方太久,除非必要,或者是当一切都在他的布局之下被安排的明明白白的情况下。

  他站了起来,结果又被一把拉下,他看了看手的主人,然后无趣的扭过头继续发呆,不知道什么时候这只蝙蝠坐到了他的旁边,而领主的手里还拿着刚刚的那本书。

  噢,可惜的是,现在是他是被‘自己’给反将了一军。

  灰蝙蝠没有戴上他那该死的、灰色的面具,但他的表情依然冷淡,活像个一直憋到现在的性冷淡一样,即使灰蝠坐在他旁边,也依旧保持着一小些无用的距离,而这距离也就是那种勉勉强强注意些就能不发生肢体擦撞的距离,毕竟床挺小的嘛,只要狂笑手臂一摊,往里一躺,就很有可能撞在领主身上。

  于是他做了。

  而灰蝠只是稀松平常的圈住他的手腕,就着针头往里一扎,不痛,但会给人一种血管塞住的感觉,沉闷的,血液流出的感觉并不好受,如果注意到的话还可以发现他的瞳孔失焦,墨绿周围还散着一圈并不显眼的淡淡蓝色。

  狂笑挣动了几下,发现挣不开来,也就只是懒洋洋地就着躺下。

  有时候力量不取决于体型,就跟狂笑之蝠看上去在怎么病态般形削如骨也不能改变他比更多的蝙蝠侠来得更加猛迅,小丑病毒改造的不只是他的思想脑细胞,以承伤能力换取伤害,逼的他不得不再次全面的更新自己的装备。

  他并不比那些蝙蝠侠来的差,而是更加的优秀,因为当底线不在的同时,他有无数的法子做出更多的事,当诞生自经历过许多事情的蝙蝠侠身上时,那些经验都是他手里谋胜的筹码。

  然而目前很遗憾的是,他翻车了,有个正义的自己追在屁股后面就是这点不好,换个世界灰蝙蝠有那技术可以追过来,而追过来之后还能够把他的布局给搅个七八烂,再然后,就被关起来了。

  翻车了,车祸了,好惨好惨。

  正物质正在侵蚀他的身体,他的灵魂,等待着,虎视眈眈地,消磨他的体质,他的力量......

  讨厌的东西。

  无聊又迫使他坐了起来,灰蝙蝠扎完针之后就一直坐在旁边翻书看着,丝毫没有理狂笑的打算。

  他打算自力更生。

  他一把扯过了书籍,惹得灰蝙蝠瞪了他一眼。

  “我记得你并不喜欢故事书。”灰蝙蝠斯条慢理地说,但并没有试图去抢回被扯走的书籍,任由它掉在地上,染上尘灰。

  

  ———抱歉,这里好像没有灰尘。

  “我是不喜欢。”他咧嘴而笑:“但我现在无聊到极点,总得让我做些什么。”

  “睡觉。”灰蝠说,把他给拉了回来,扯回被褥上,他们现在的力量差距就好比隔壁漫威的斯塔克与浩克一样,狂笑之蝠只要一直被关在这儿迟早会被削弱的连一般成年男性都不如。

  “如果累的话就睡觉。”灰蝙蝠无视了他不安份的挣扎,捡回那本书后又继续翻页着看:“需要我跟你说你成功逃跑了多少次吗?上个月你说想出去呼吸点新鲜空气,结果最后炸掉了星城,还差点感染了那个世界里的康丁斯坦.......”

  “噢——拜托,那次只是个小小的意外,而且康丁斯坦不是还没变成小丑吗?”他接近了灰蝙蝠,笑嘻嘻地道,没有半些反省。

  灰蝙蝠接着说:“上上个月你敲开了送饭机器人想要组成一个稳定的传送通道——”

  “停了停了。”狂笑不耐的说,但没有试图从床上起来,但又不想躺着,所以干脆的直接靠在灰蝠身上,半眯着眼打着盹儿。

  灰蝙蝠果真停下了,一动不动的像个泥塑,给稍微移动下位置换着地方靠下之后,就跟着闭上了眼。

  明亮的灯黯淡了下来。

  ......

  ...

  三年了。

  这或许只是个梦?

  当狂笑之蝠踏过又一堆如山的尸体时想到,但随即又中断了思考,他像个真正的登山客一样悠哉地晃荡,大笑,背后跟着一群忠心耿耿的野兽,手里的链子晃着晃着,发出喀喀声,他走过了很多地方,所过之处满山遍野的哀嚎与狂笑。

  有天,在某个宇宙,在某个曾经白色政权治下的宇宙里,他路过了韦恩庄园,踏上了韦恩墓地,看到了一盏亮晶晶的墓碑。

  ‘背叛者蝙蝠侠长眠于此’

  他终于忍不住大笑了起来,当腥红月光再次降临于此地之后,摇摇晃晃的走着走着,遍野死寂,直到尽头,狂笑之蝠靠在了王座上,闭上眼,沉睡,遗忘,忆起,轮回。

        

   

  

评论(7)

热度(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