梅花冰

死鱼期...............
本命狂笑。
作者跑起点去了蟹蟹。

奇幻 打斗描写练习 笑灰笑无差

     各种描写乱入,脑洞横飞,请注意惨遭电击之后不要来找加害者诉苦,这样会让作者本人很难做作者(欸嘿jpg   

  字数为1379。

       啊啊啊唉笑笑的圈子好冷我好寂寞,有人产粮吗我好饿1551。

       (蛇瞳)吸血鬼配龙杠杠好

—————————————


       大地血流成河,尸体满山遍野,鲜红的血液流淌于脚底,随着猛地踩踏溅起飞扬,灰色的龙类横刀一划,扬起双翼,斩裂天空,破开云雾,银灰的冷血束瞳尖针般收起,刀锋与光膜激起水般波纹缓缓摆荡,而狂笑的蝙蝠亦是如此,他宽大的衣袍随着气流起伏,蝠状翅翼展开伸展,在一瞬间消失于空中。


  然后,厚重的乌云敞开,露出腥红的月光,尖锐的音波鸣响,震的领主翅膀微微煽动,他烦躁又不耐的站在原地,银灰色的束瞳荡不起半点波澜,只有毫无机质的冷酷,冰冷如白雪山岳,洁白如天上云彩,他一甩双翅,刀背往后面片侧一挡,与伯爵的锐甲相撞。


  “够了。”领主说,声线冰冷到不近人情,引得伯爵哈哈大笑,透着嘲讽一切和将世界视为玩物的冷漠。


  “你在说什么呢哈哈哈哈哈!?”伯爵裂开嘴角,露出尖锐发达的犬齿大笑着,同时扬起左臂,招来落雷:“哦~”他尖锐地笑。


  “放松点!这只是个玩具,还是说你打算永远这么过下去?我在帮你找些刺激的事情好令松松你那不知道几千年的老骨头!”


  “你知道的。”领主皱眉,落雷激荡在他耳边,袍角,却激不起半点惊慌,他举刀,看不出任何情绪,彷佛眉间堆积的皱褶只是单纯的下意识措举:“现在,立刻,投降,不然我会让你这辈子永远别想出来。”


  伯爵闻言一顿,又再度嘶心肺裂地大笑了起来,他的上半张脸完全被铁箍盖住,看不出眼底闪烁的情绪如何,但那嘲讽却是随着那嘴角给完完整整的传达了明确的讯息。


  出来?!不是从一开始就从没出来过吗!?


  “好吧。”领主像是看出了什么,冷漠地说:“如果你不想配合的话,那我只能够亲自动手。”


  话音未落,领主一甩身后的尾槌,将袭来的巨大火球砸碎成点点火星,挡住直刺过来的长枪,宽厚的刀身顿时被震散成一顿粉末,他由刀改为肉身,以掌替刃,以龙族强悍的肉身素质接下了这猛烈的冲击。


  黑暗一路猛歌高唱。


  星月一度猛涨高起。


  腥红月光洒然落下,升起夜幕!


  一道迅如疾风的身影与领主擦身而过,几乎与风融为一体,巨大的蝠翼微微煽动,薄膜乘载着风的力量将他的速度攀升至顶点,腥红的刀光横过他的颈侧,随即为领主拦下。


  “够了。”领主说,单手穿透薄如纸的翼膜,五指并拢抓住深黑的翼骨扯下,一度尖锐的嘶吼声响彻天际,一道干瘦的身影瘫软在地上,背脊延伸出来的蝠翼在此时只剩下半截翼骨,而薄膜则消失殆尽,锯齿边缘透出了是如何被撕扯到底的惨烈痕迹。


  领主没有任何怜悯。


  “听到没有?”他一把穿着扯下对方的铁箍,露出那双无神的双眼,对方的身体随着他提起衣领脚尖离地,激不起任何挣扎。


  伯爵的双手在抽蓄,似乎还在与连绵不断的痛楚来回拉锯。


  几秒过后,他的手终于停滞了下来,缓缓地,缓缓地抬起,握住那扯着自己衣领的手臂,大力的,带着尖锐的愤怒与疯狂。


  “你......说...呢...?”伯爵面容抽蓄,极为艰难的扯了扯嘴角,从还在剧烈起伏的胸腔里挤出了几个字眼,沙哑的如同锯木条般透着颤音的字句,从他眼底折射出来那令人惊心的癫狂与愤怒不似作假。


  愤怒,任谁被关了好几百年不会愤怒?


  混乱与疯狂才是他的归宿,唯有血腥与杀戮才能使他成长茁壮。


  “看的出来你不会放弃。”领主语气平静的赞同,顺便换个姿势,绕过翅根抱起接着道,好似这不过是一件日常中的小小事情:“不过看来我得把魔法阵给加牢了,翅膀这个东西就没必要有了吧,就当记住这次的教训之一。”


  对方冲着他露出了一个极为夸张的笑容,瞳孔完全竖立成蛇瞳,看上去极为狰狞。



评论

热度(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