梅花冰

死鱼期...............
本命狂笑。
作者跑起点去了蟹蟹。

小蝙蝠搜集指南 第十八章

      


  银白的墙壁上布满密密麻麻的机械设备,数种光频上面略过的种种密密麻麻数不清的语言文字,杀戮机器的背脊与肩头上插满了密集的导管,数不清的资讯通过这些连结将一切成果发送到他的系统中。


  “阿福,请给我狂笑之蝠的所在座标部分的大概位置。”


  “狂笑之蝠的定位仪掉落停留在原本宇宙的原座标,发现携带此装置的生命体为布鲁斯韦恩。”


  “领主蝙蝠侠吗?”


  “是的,老爷。”灰色奈米构筑的管家温和应答道,“搜寻不到“狂笑之蝠”的所在位置。”


  “锁定一切与领主蝙蝠侠灵魂波动相似的同位体位面。”


  ......


  超市里安静又透着观看商品的行人们的窃窃私语声,洁白的瓷砖地板忽忽地略过几道灰影,毕夏普神色如常的拿起一包泡面,再借着身高一米九的身高优势拿起了架上最高的卫生纸。


  倒是阿克曼,少年这身破旧发黄的圆领汗衫与周遭的人格格不入让他显得怪不自在的,他紧张到就连步伐都有些迟疑不决。


  “还要多久?这里的气氛让我有点不太自在。”


  “不知道。”


  毕夏普说道,再次的悠悠晃晃的拿起一个置于冷气下的生菜三明治,同时,他的另外一只手臂挂着一个宽大的尖刺铁箍,格外的招人显眼,但周围行走而过的人们视若无睹,而收银员旁的电视机画面中播报的内容依旧是毫无新意的东西。


  他平淡的看了一眼后,视若无睹的继续着结账的动作。


  “不知道是你的口头蝉吗?”


  恼怒的声音从背后传来,少年扒拉着他的手臂的同时瞄了一眼铁箍,毕夏普迟疑的......


  “大概?”


  事实上是为了敷衍而已,这个是遇上麻烦时候的万用借口,在不同的情况下有不同的解读,比如长辈问你成绩的时候,或者是女生问你要电话的时候,也有可能是你趴在桌上睡结果被老师叫起来问问题的时候......


  都会被揍,或者是讨厌、远离、观感不好、因此遭到排挤的任何可能。


  “好吧......”阿克曼貌似习惯了他不管遇到什么问题都说不知道的习惯,敷衍似的挥了挥手,然后看着电视上的画面。


  少年迟疑的皱了皱眉头,再次说:“嗯......大都会被炸了?怎么可能?!那些记者的手段简直无所不用其极!”


  “嗯。”毕夏普沉思了一会,才小声的说:“刚刚传来的声音是挺大的。”


  “你说了什么?”


  “没事。”他简洁地答道,原因就仅仅是因为他懒。


  不想解释。


  他懒的超乎想像,也可以说是对什么都上不了心,当毕夏普还只不过是个普通人的时候什么都上不了心,成绩一直卡在水平中下,偶尔靠着运气才能够稍微的,高了那么一下。


  ......就高了那么一下。


  这个名字虽然很怪异且不切实际,但他不过是方便找一个称呼而已,免得哪天遇到熟人对着他叫“狂笑之蝠”的时候他还没能反应的过来。


  名字,每个人事物都需要一个名字,例如草就被取名为草,太阳就被人类称为太阳。


  同时毕夏普已经做好的万全的计划,那就是准备等狂笑之蝠醒来之后就准备回去睡自己的大觉,然后各自做自己该做的事情,在这之前他依旧只是个道德观在标准值之上并且还没变异的普通人,准备和阿克曼一起龟到狂笑醒来为止。


  这个计划到目前为止都还在顺顺利利的进行着,简洁明了同时又不失完美大方,唯一的变数就是狂笑之蝠啥时候醒来而已,仅管他本人其实根本就不知道什么时候多出了一个人出来。


  毕夏普会去设想一个最悲观的想法,但也会把这些东西去视而不见,直到某天发生了某些事值得让他去正视这些想法。


  成为事实的,亦又或者是还没发生的,也可能是已经有前兆的。


  以及第三天了,他懒散地想到,左手提着塑胶袋挂着形影不离的铁箍,另外一只右臂环住阿克曼然后抱起,期间遭到了少年本人的抗议,不过这只是一件微不足道的小事。


  有差吗,反正他已经算是半个监护人的,以他的认知来说正常情况下确实是这样的,但另外一个想法却又把这个认知称为强盗逻辑,搞得毕夏普也以为他已经有了“人格分裂中的精神分裂”这种病。


  既绕口又不好理解。


  微红的光线开始正大光明的霸占所有角落,只有留下几个缝隙给阴影有足够的空间挤进去,很快的,与潮水一般迅速的充斥在每个地方,包括头发,和皮肤上。


  他们趁着昏黄的夕阳踏步前行,在石砖粗糙的表面上留下长长的影子,哥特风的尖塔像是老外婆的尖顶帽那样的尖锐,有种乌鸦飞过就一定会掉下去然候被刺穿破腹的诱惑想法。


  这种通常称为作死,或者是手贱,也许从某些特质部分,他和狂笑之蝠是一脉相传的,时间再怎么冲刷,外力在如何介入都抹不去的。


  “有时候......我在想,这是不是只是一场梦。”阿克曼说道,同时皱了皱鼻子,看上去无比困惑:“这个疑问我知道很蠢,因为梦永远不是真的,现实永远都是真的。”


  他点点头赞同地说:“也许这真的是场梦,也许下一秒我就会大笑,然后对你来一句‘surprise I’m back ’也说不定。”


  阿克曼对此的回应是翻了一个白眼:“现在我觉得这是现实了,如果哪天你能说出正常的话,而不是我听不懂的或是不知道的范围以外的东西,我才会觉得这是场梦。”


  “嗯......这真的是场梦。”他悠悠应道,语气里的肯定彷佛自己也相信似的。


  “你的皮肤是凉的,这是触觉反馈回来的结果,难道这也是假的吗?”


  “梦里无期不有。”他反驳,但接着他就没再说话了,沉默着,沉思着。


  一个突如其来却又无比重要的想法略过。


  狂笑之蝠醒来后发现突然多了个干儿子,会不会把他做成罗宾?


  毕夏普现在才想到,脑子里一片空白,就连少年的声音也传不进这个陷入自己想法的家伙脑里。


  这真是个严肃的问题。


—————————————


       剧情进展当然是,能拖就拖啊!我只是想要卑微的拖很多很多字数,简称水剧情,其实我水的真的很少,起点才是真正的水字数宗师。


       即使这集狂笑没有出场,我依然想要打上一个梦魇tag。

评论(7)

热度(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