梅花冰

死鱼期...............
本命狂笑。

说点感想

P1:哎呀这个对我的更新超有帮助的!


P2:???丑爷你是不是对医生公然耍(主)变(动)态(受)了?

Ps:连结在评论下方,老规矩,要翻墙。

笑灰笑 循环反复

我忍不住笑了唉哈哈哈哈哈哈哈。

感謝 @正彦 使我受益良多,你的快递已达。

不行唉呦喂快笑死了,这次打多点tag。

来一句话吧。

{两个失败者在一起,像个疯子,像个傻瓜。一个偏执,一个狂笑,一个沉默,一个嘲讽,命运从未令他们相遇,但总会有一个遇见的契机。}

.......

  时间总是匆匆离去,像是一群生长在草原上的野马群落般向着未知的方向跑去。

  才怪。

  领主阖上书籍,偏头瞥了他一眼:“是你说要听故事的。”

  他咧开嘴角,无端的令人不舒适,眼底折射出的光就好似毒蛇盯着猎物考虑要在哪里下口似的,寒凉刺骨。

  “得了吧,那些故事烂到了极点,难道你的品味有那么差吗?”

  灰蝙蝠没有接话。

  他们一个坐在床上,一个坐在椅子上,隔着一道薄薄的透明屏障,就像是监管者与囚犯的关系,而焊接在手腕上那似环的手铐正在闪烁着腥红的光芒,令他不禁想起那些被摆在快餐店盘上的淋着热油与番茄酱的热狗堡。

  所以说,这才是另外一个真正地烂到极点的大笑话。

  狂笑没再试图去扯开那些代表着顶尖科技的银色小玩意儿,因为它们都被紧紧的箍在身上,除非他付出某些代价———

  那就是把他的双手砍掉。

  别说,狂笑之蝠还曾经真的想过这个方法,如果不是考虑到他并没有超再生的能力加上在失去双手的帮助下他绝对跑不出去,他早就这么做了许多。

  他无聊的快发霉,白色的床垫白色的墙壁地板,白色的睡袍白色的食物都让他快要将原本的疯转向无聊到发疯的方向赶去,好似他是司机,结果开到一半客人突然地大喊道:“我要拉屎!肚子好痛!请开到医院门口前谢谢!”

  这一切,一切的一切,都令他抓狂。

  狂笑甩了甩手,他一直都不喜欢待在同一个地方太久,除非必要,或者是当一切都在他的布局之下被安排的明明白白的情况下。

  他站了起来,结果又被一把拉下,他看了看手的主人,然后无趣的扭过头继续发呆,不知道什么时候这只蝙蝠坐到了他的旁边,而领主的手里还拿着刚刚的那本书。

  噢,可惜的是,现在是他是被‘自己’给反将了一军。

  灰蝙蝠没有戴上他那该死的、灰色的面具,但他的表情依然冷淡,活像个一直憋到现在的性冷淡一样,即使灰蝠坐在他旁边,也依旧保持着一小些无用的距离,而这距离也就是那种勉勉强强注意些就能不发生肢体擦撞的距离,毕竟床挺小的嘛,只要狂笑手臂一摊,往里一躺,就很有可能撞在领主身上。

  于是他做了。

  而灰蝠只是稀松平常的圈住他的手腕,就着针头往里一扎,不痛,但会给人一种血管塞住的感觉,沉闷的,血液流出的感觉并不好受,如果注意到的话还可以发现他的瞳孔失焦,墨绿周围还散着一圈并不显眼的淡淡蓝色。

  狂笑挣动了几下,发现挣不开来,也就只是懒洋洋地就着躺下。

  有时候力量不取决于体型,就跟狂笑之蝠看上去在怎么病态般形削如骨也不能改变他比更多的蝙蝠侠来得更加猛迅,小丑病毒改造的不只是他的思想脑细胞,以承伤能力换取伤害,逼的他不得不再次全面的更新自己的装备。

  他并不比那些蝙蝠侠来的差,而是更加的优秀,因为当底线不在的同时,他有无数的法子做出更多的事,当诞生自经历过许多事情的蝙蝠侠身上时,那些经验都是他手里谋胜的筹码。

  然而目前很遗憾的是,他翻车了,有个正义的自己追在屁股后面就是这点不好,换个世界灰蝙蝠有那技术可以追过来,而追过来之后还能够把他的布局给搅个七八烂,再然后,就被关起来了。

  翻车了,车祸了,好惨好惨。

  正物质正在侵蚀他的身体,他的灵魂,等待着,虎视眈眈地,消磨他的体质,他的力量......

  讨厌的东西。

  无聊又迫使他坐了起来,灰蝙蝠扎完针之后就一直坐在旁边翻书看着,丝毫没有理狂笑的打算。

  他打算自力更生。

  他一把扯过了书籍,惹得灰蝙蝠瞪了他一眼。

  “我记得你并不喜欢故事书。”灰蝙蝠斯条慢理地说,但并没有试图去抢回被扯走的书籍,任由它掉在地上,染上尘灰。

  

  ———抱歉,这里好像没有灰尘。

  “我是不喜欢。”他咧嘴而笑:“但我现在无聊到极点,总得让我做些什么。”

  “睡觉。”灰蝠说,把他给拉了回来,扯回被褥上,他们现在的力量差距就好比隔壁漫威的斯塔克与浩克一样,狂笑之蝠只要一直被关在这儿迟早会被削弱的连一般成年男性都不如。

  “如果累的话就睡觉。”灰蝙蝠无视了他不安份的挣扎,捡回那本书后又继续翻页着看:“需要我跟你说你成功逃跑了多少次吗?上个月你说想出去呼吸点新鲜空气,结果最后炸掉了星城,还差点感染了那个世界里的康丁斯坦.......”

  “噢——拜托,那次只是个小小的意外,而且康丁斯坦不是还没变成小丑吗?”他接近了灰蝙蝠,笑嘻嘻地道,没有半些反省。

  灰蝙蝠接着说:“上上个月你敲开了送饭机器人想要组成一个稳定的传送通道——”

  “停了停了。”狂笑不耐的说,但没有试图从床上起来,但又不想躺着,所以干脆的直接靠在灰蝠身上,半眯着眼打着盹儿。

  灰蝙蝠果真停下了,一动不动的像个泥塑,给稍微移动下位置换着地方靠下之后,就跟着闭上了眼。

  明亮的灯黯淡了下来。

  ......

  ...

  三年了。

  这或许只是个梦?

  当狂笑之蝠踏过又一堆如山的尸体时想到,但随即又中断了思考,他像个真正的登山客一样悠哉地晃荡,大笑,背后跟着一群忠心耿耿的野兽,手里的链子晃着晃着,发出喀喀声,他走过了很多地方,所过之处满山遍野的哀嚎与狂笑。

  有天,在某个宇宙,在某个曾经白色政权治下的宇宙里,他路过了韦恩庄园,踏上了韦恩墓地,看到了一盏亮晶晶的墓碑。

  ‘背叛者蝙蝠侠长眠于此’

  他终于忍不住大笑了起来,当腥红月光再次降临于此地之后,摇摇晃晃的走着走着,遍野死寂,直到尽头,狂笑之蝠靠在了王座上,闭上眼,沉睡,遗忘,忆起,轮回。

        

   

  

狂笑捆绑!


天哪我整天在想这种黄色废料干嘛,该去码字了。


天哪好少女的翘脚!这白闪闪的大牙!


有大大发过,但没打上梦魇tag,所以我只是想存在自己主页里偶尔过来看看。

奇幻 打斗描写练习 笑灰笑无差

     各种描写乱入,脑洞横飞,请注意惨遭电击之后不要来找加害者诉苦,这样会让作者本人很难做作者(欸嘿jpg   

  字数为1379。

       啊啊啊唉笑笑的圈子好冷我好寂寞,有人产粮吗我好饿1551。

       (蛇瞳)吸血鬼配龙杠杠好

—————————————


       大地血流成河,尸体满山遍野,鲜红的血液流淌于脚底,随着猛地踩踏溅起飞扬,灰色的龙类横刀一划,扬起双翼,斩裂天空,破开云雾,银灰的冷血束瞳尖针般收起,刀锋与光膜激起水般波纹缓缓摆荡,而狂笑的蝙蝠亦是如此,他宽大的衣袍随着气流起伏,蝠状翅翼展开伸展,在一瞬间消失于空中。


  然后,厚重的乌云敞开,露出腥红的月光,尖锐的音波鸣响,震的领主翅膀微微煽动,他烦躁又不耐的站在原地,银灰色的束瞳荡不起半点波澜,只有毫无机质的冷酷,冰冷如白雪山岳,洁白如天上云彩,他一甩双翅,刀背往后面片侧一挡,与伯爵的锐甲相撞。


  “够了。”领主说,声线冰冷到不近人情,引得伯爵哈哈大笑,透着嘲讽一切和将世界视为玩物的冷漠。


  “你在说什么呢哈哈哈哈哈!?”伯爵裂开嘴角,露出尖锐发达的犬齿大笑着,同时扬起左臂,招来落雷:“哦~”他尖锐地笑。


  “放松点!这只是个玩具,还是说你打算永远这么过下去?我在帮你找些刺激的事情好令松松你那不知道几千年的老骨头!”


  “你知道的。”领主皱眉,落雷激荡在他耳边,袍角,却激不起半点惊慌,他举刀,看不出任何情绪,彷佛眉间堆积的皱褶只是单纯的下意识措举:“现在,立刻,投降,不然我会让你这辈子永远别想出来。”


  伯爵闻言一顿,又再度嘶心肺裂地大笑了起来,他的上半张脸完全被铁箍盖住,看不出眼底闪烁的情绪如何,但那嘲讽却是随着那嘴角给完完整整的传达了明确的讯息。


  出来?!不是从一开始就从没出来过吗!?


  “好吧。”领主像是看出了什么,冷漠地说:“如果你不想配合的话,那我只能够亲自动手。”


  话音未落,领主一甩身后的尾槌,将袭来的巨大火球砸碎成点点火星,挡住直刺过来的长枪,宽厚的刀身顿时被震散成一顿粉末,他由刀改为肉身,以掌替刃,以龙族强悍的肉身素质接下了这猛烈的冲击。


  黑暗一路猛歌高唱。


  星月一度猛涨高起。


  腥红月光洒然落下,升起夜幕!


  一道迅如疾风的身影与领主擦身而过,几乎与风融为一体,巨大的蝠翼微微煽动,薄膜乘载着风的力量将他的速度攀升至顶点,腥红的刀光横过他的颈侧,随即为领主拦下。


  “够了。”领主说,单手穿透薄如纸的翼膜,五指并拢抓住深黑的翼骨扯下,一度尖锐的嘶吼声响彻天际,一道干瘦的身影瘫软在地上,背脊延伸出来的蝠翼在此时只剩下半截翼骨,而薄膜则消失殆尽,锯齿边缘透出了是如何被撕扯到底的惨烈痕迹。


  领主没有任何怜悯。


  “听到没有?”他一把穿着扯下对方的铁箍,露出那双无神的双眼,对方的身体随着他提起衣领脚尖离地,激不起任何挣扎。


  伯爵的双手在抽蓄,似乎还在与连绵不断的痛楚来回拉锯。


  几秒过后,他的手终于停滞了下来,缓缓地,缓缓地抬起,握住那扯着自己衣领的手臂,大力的,带着尖锐的愤怒与疯狂。


  “你......说...呢...?”伯爵面容抽蓄,极为艰难的扯了扯嘴角,从还在剧烈起伏的胸腔里挤出了几个字眼,沙哑的如同锯木条般透着颤音的字句,从他眼底折射出来那令人惊心的癫狂与愤怒不似作假。


  愤怒,任谁被关了好几百年不会愤怒?


  混乱与疯狂才是他的归宿,唯有血腥与杀戮才能使他成长茁壮。


  “看的出来你不会放弃。”领主语气平静的赞同,顺便换个姿势,绕过翅根抱起接着道,好似这不过是一件日常中的小小事情:“不过看来我得把魔法阵给加牢了,翅膀这个东西就没必要有了吧,就当记住这次的教训之一。”


  对方冲着他露出了一个极为夸张的笑容,瞳孔完全竖立成蛇瞳,看上去极为狰狞。



水仙丑我可以嘿嘿嘿嘿。




之前有人发过了,不过有差吗吗。




欸嘿!

小蝙蝠搜集指南 第十八章

      


  银白的墙壁上布满密密麻麻的机械设备,数种光频上面略过的种种密密麻麻数不清的语言文字,杀戮机器的背脊与肩头上插满了密集的导管,数不清的资讯通过这些连结将一切成果发送到他的系统中。


  “阿福,请给我狂笑之蝠的所在座标部分的大概位置。”


  “狂笑之蝠的定位仪掉落停留在原本宇宙的原座标,发现携带此装置的生命体为布鲁斯韦恩。”


  “领主蝙蝠侠吗?”


  “是的,老爷。”灰色奈米构筑的管家温和应答道,“搜寻不到“狂笑之蝠”的所在位置。”


  “锁定一切与领主蝙蝠侠灵魂波动相似的同位体位面。”


  ......


  超市里安静又透着观看商品的行人们的窃窃私语声,洁白的瓷砖地板忽忽地略过几道灰影,毕夏普神色如常的拿起一包泡面,再借着身高一米九的身高优势拿起了架上最高的卫生纸。


  倒是阿克曼,少年这身破旧发黄的圆领汗衫与周遭的人格格不入让他显得怪不自在的,他紧张到就连步伐都有些迟疑不决。


  “还要多久?这里的气氛让我有点不太自在。”


  “不知道。”


  毕夏普说道,再次的悠悠晃晃的拿起一个置于冷气下的生菜三明治,同时,他的另外一只手臂挂着一个宽大的尖刺铁箍,格外的招人显眼,但周围行走而过的人们视若无睹,而收银员旁的电视机画面中播报的内容依旧是毫无新意的东西。


  他平淡的看了一眼后,视若无睹的继续着结账的动作。


  “不知道是你的口头蝉吗?”


  恼怒的声音从背后传来,少年扒拉着他的手臂的同时瞄了一眼铁箍,毕夏普迟疑的......


  “大概?”


  事实上是为了敷衍而已,这个是遇上麻烦时候的万用借口,在不同的情况下有不同的解读,比如长辈问你成绩的时候,或者是女生问你要电话的时候,也有可能是你趴在桌上睡结果被老师叫起来问问题的时候......


  都会被揍,或者是讨厌、远离、观感不好、因此遭到排挤的任何可能。


  “好吧......”阿克曼貌似习惯了他不管遇到什么问题都说不知道的习惯,敷衍似的挥了挥手,然后看着电视上的画面。


  少年迟疑的皱了皱眉头,再次说:“嗯......大都会被炸了?怎么可能?!那些记者的手段简直无所不用其极!”


  “嗯。”毕夏普沉思了一会,才小声的说:“刚刚传来的声音是挺大的。”


  “你说了什么?”


  “没事。”他简洁地答道,原因就仅仅是因为他懒。


  不想解释。


  他懒的超乎想像,也可以说是对什么都上不了心,当毕夏普还只不过是个普通人的时候什么都上不了心,成绩一直卡在水平中下,偶尔靠着运气才能够稍微的,高了那么一下。


  ......就高了那么一下。


  这个名字虽然很怪异且不切实际,但他不过是方便找一个称呼而已,免得哪天遇到熟人对着他叫“狂笑之蝠”的时候他还没能反应的过来。


  名字,每个人事物都需要一个名字,例如草就被取名为草,太阳就被人类称为太阳。


  同时毕夏普已经做好的万全的计划,那就是准备等狂笑之蝠醒来之后就准备回去睡自己的大觉,然后各自做自己该做的事情,在这之前他依旧只是个道德观在标准值之上并且还没变异的普通人,准备和阿克曼一起龟到狂笑醒来为止。


  这个计划到目前为止都还在顺顺利利的进行着,简洁明了同时又不失完美大方,唯一的变数就是狂笑之蝠啥时候醒来而已,仅管他本人其实根本就不知道什么时候多出了一个人出来。


  毕夏普会去设想一个最悲观的想法,但也会把这些东西去视而不见,直到某天发生了某些事值得让他去正视这些想法。


  成为事实的,亦又或者是还没发生的,也可能是已经有前兆的。


  以及第三天了,他懒散地想到,左手提着塑胶袋挂着形影不离的铁箍,另外一只右臂环住阿克曼然后抱起,期间遭到了少年本人的抗议,不过这只是一件微不足道的小事。


  有差吗,反正他已经算是半个监护人的,以他的认知来说正常情况下确实是这样的,但另外一个想法却又把这个认知称为强盗逻辑,搞得毕夏普也以为他已经有了“人格分裂中的精神分裂”这种病。


  既绕口又不好理解。


  微红的光线开始正大光明的霸占所有角落,只有留下几个缝隙给阴影有足够的空间挤进去,很快的,与潮水一般迅速的充斥在每个地方,包括头发,和皮肤上。


  他们趁着昏黄的夕阳踏步前行,在石砖粗糙的表面上留下长长的影子,哥特风的尖塔像是老外婆的尖顶帽那样的尖锐,有种乌鸦飞过就一定会掉下去然候被刺穿破腹的诱惑想法。


  这种通常称为作死,或者是手贱,也许从某些特质部分,他和狂笑之蝠是一脉相传的,时间再怎么冲刷,外力在如何介入都抹不去的。


  “有时候......我在想,这是不是只是一场梦。”阿克曼说道,同时皱了皱鼻子,看上去无比困惑:“这个疑问我知道很蠢,因为梦永远不是真的,现实永远都是真的。”


  他点点头赞同地说:“也许这真的是场梦,也许下一秒我就会大笑,然后对你来一句‘surprise I’m back ’也说不定。”


  阿克曼对此的回应是翻了一个白眼:“现在我觉得这是现实了,如果哪天你能说出正常的话,而不是我听不懂的或是不知道的范围以外的东西,我才会觉得这是场梦。”


  “嗯......这真的是场梦。”他悠悠应道,语气里的肯定彷佛自己也相信似的。


  “你的皮肤是凉的,这是触觉反馈回来的结果,难道这也是假的吗?”


  “梦里无期不有。”他反驳,但接着他就没再说话了,沉默着,沉思着。


  一个突如其来却又无比重要的想法略过。


  狂笑之蝠醒来后发现突然多了个干儿子,会不会把他做成罗宾?


  毕夏普现在才想到,脑子里一片空白,就连少年的声音也传不进这个陷入自己想法的家伙脑里。


  这真是个严肃的问题。


—————————————


       剧情进展当然是,能拖就拖啊!我只是想要卑微的拖很多很多字数,简称水剧情,其实我水的真的很少,起点才是真正的水字数宗师。


       即使这集狂笑没有出场,我依然想要打上一个梦魇tag。

图连见评论,侵删,都来自于pinterest网,想支持原作的都欢迎去原站支持。








当然了!前提是要会翻墙!!!嘻嘻、嘻嘻嘻!有女装魔鬼出没,记得查收








其实我本人还是站狂笑之蝠派,顺便表白一波,最近看蝠丑很带劲。




生命不息,作死不止。

疑似人格分裂症 第十一章

         


  此时蝙蝠侠终于踏上韦恩宅底下的洞窟了,滴滴答答的水滴声响与蝙蝠群落细细碎碎的叫声让他不自觉的放松身体,他沉重的呼吸逐渐平缓,紧皱的眉毛放松。


  轻微的踏步声和滚轮推动着走来,随着升降梯的门向两侧移动,斑白头发,穿着深黑的燕尾管家服,系着蝴蝶结,眼神慈和,向他轻微致意,套着白手套的掌心置于腹部。


  蝙蝠望向等候多时的老管家,他不在乎冰冷的湿气随着金属战甲延入骨髓,黯淡的光线中只有蝙蝠电脑都光线透露出来。


  ”阿福,我回来了。“他努力柔和声调,小心翼翼的回抱住管家。


  ”韦恩老爷,下次请早点回来。“阿福叹息道”你可怜的老人原本以为要去帮你收尸了。“


  阿福退后开来,静静的看着蝙蝠侠脱下装甲,随着最后一块覆盖在身上的铠甲脱落,他差点跌倒在地上。


  蝙蝠侠原本不以为意的疲劳逐渐的涌上来,他开始感到四肢像是铅一般的沉重不堪,直到阿福把他的右手架在肩膀上,过了几秒后,才察觉到。


  ”你现在需要的是休息,而不是待在阴冷的蝙蝠洞里继续折磨自己的身体。“阿福说道,夹杂着无奈的规劝,强行把他架到升降梯里,老人伸出手按了一个镶嵌在金属面板上的圆形按钮。


  升降梯开始短暂的上升,直到门开启,阿福不顾蝙蝠侠轻微挣动直接将之放在床上。


  绵软的床垫让蝙蝠侠一阵失神,然后他隐约听到阿福的嘲讽。


  ”虽然我很不想这么说,但是现在你连挥拳阻止我都办不到,是时候该好好躺在床上度过一个安宁的夜晚了,祝你能够睡到下午一点。“


  他挣扎的想反驳,但嘴巴开开合合,却始终没有发出任何一丝声音。


  但阿福彷佛知道他想说什么似的,像小时候一样摸了摸他的头,摇摇头叹息道:“睡吧......”


  接着昏黄的微弱台灯亮起,除此之外的光线随之黯淡,脚步声逐而远去,带着仅有的声音飞快溜走。


  他安静的,闭上了眼。


  ......


  ...

  

  一声来自远方鸣啼随之而来,漆黑的乌鸦羽翼伸展,下落在略明的天色上,只有几束阳光透过雾霾穿透而出,到达了哥谭的地域里。


  布鲁斯愣愣的望着黄昏的的夕阳照在他身上,刚睡醒茫然与不明并存,伴随着叩叩的敲门声,阿福在出了声之后便打开了门进房,发出的声响使得他回头看见了老管家推着银制餐盘到他的眼前,银质餐盘的碰撞不绝于耳。


  布鲁斯试着回想着之前的事情。


  被该死的蝙蝠侠吓到导致鲁莽的强行喝下拉撒路池水,接着像个喝酒的醉汉对着蝙蝠侠大吼大叫,种种片段式的记忆飞速的从脑海中略过,使他淌在丢脸里的过去当中不可自拔。


  紧接着,布鲁斯甩了甩脑袋,仅管很不情愿,但还是强迫自己继续往下深想。


  自从而来,记忆就到这里中断,很明显蝙蝠侠做了什么操蛋的事情可想而之,但他现在反而恨不得立即就把这些深刻到恼人的东西通通都丢出自己的想法,以及脑海之外。


  但是很显然的,有时候并不能够尽如人意。


  布鲁斯生无可恋的想着,完了,在糟糕的状态下遇到超人,然后被阿福强行压上床睡觉,妥妥的黑历史。


  看看蝙蝠侠做了什么好事,布鲁斯伸展双臂,试图驱散掉剩余的睡意,无果后,他只能接过阿福好心递过来的咖啡与生菜三明治。


  苦涩的咖啡充满了味蕾,让他精神一振,然后生菜的味道冲淡了苦涩,布鲁斯眨了眨眼,看向阿福,试图要点小甜饼。


  ”现在可不是小甜饼的时间,老爷。“阿福轻松的说


  布鲁斯只能遗憾的耸肩,继续在午餐堆里奋斗,耳边传来了阿福的声音。


  ”今天再过3个小时后有韦恩集团的会议。“


  ”吃完我就去准备,帮我准备下等一下要穿的西装。“布鲁斯回答,擦掉了嘴角的渣渣,他站了起来,去浴室打算淋浴。


  “好的老爷,等您出来之后,西装将会出现在第一眼看见的梳妆台上。”


  温热的水冲淡了身体刚睡醒的疲惫,布鲁斯开始感觉到身体的齿轮开始运转了起来,他抓起肥皂,细细的洗过身体每一个身上深深浅浅的伤疤,把里面灰尘去除,布鲁斯观察了身上的疤痕,手指擦过腹部最狭长的纹路。


  那是他受过最重的伤口,他还记得蝙蝠侠是如何硬撑着被小丑几乎穿透他身体的伤口把小丑重重的砸到玻璃上,然后又如何跌跌撞撞的走进蝙蝠车里昏迷过去,所幸蝙蝠车里的自动导航让他们成功活了下去。


  布鲁斯抓过一块毛巾,胡乱的把身上擦干,然后拿过架上的西装套上,他在镜面前用剃刀小心的顺着自己下巴的弧度向下,带走泡沫和久日未休息长出的胡渣,看着镜子里的自己,以及后面一旁的蝙蝠侠。


  直到现实回到他的世界中,布鲁斯刮掉下巴最后的一点泡沫,确认了自己的仪表后,踩着光滑明亮的大理石地面踏向眼前的门扉。


  布鲁斯并没有看向后面,两个世界的连结重新以门扉的方式断开,寂静垄罩在韦恩宅上。


        ———————————————


最近跑起点过太爽了,于是跑那里男频试下水,结果六千字就被编编通知可以签约了。


嘻嘻嘻嘻挖坑(无限挖坑)莫得了理智,我要去搞我的台胞证充实我的小金库了。


据说有全勤奖哦[摸着良心说无法日二,莫名真实]


搬文继续。



白笑...

阅读需知:别推荐,顶着防雷头盔进来。


约定好的......趴噗。


不行点请搜评论,再不行请复制连结贴上,字看不清楚请告知让我处里

嗯......车我忘了转简体,难怪看上去怪怪的。

https://upload.cc/i1/2019/10/13/oirO5U.jpeg


从这张可以知道蝙蝠侠中了小丑病毒之后的体型变化[指指点点]


肯定是饿瘦的,看看左边那个饱满的胸肌和腹外斜肌,直接整个被整没了,而且我觉得狂笑那个细腰肯定是因为腹内斜肌也没了才变细的,那只手臂变的最明显!!三角肌和肱二头肌和肱三头肌也没啦。


可依旧是我的菜[重口味]


垃圾话系列get,我休息好了,可我依旧只有在闲的蛋疼的时候才会想到码字。